花眠

【利格】我们的日常(学校paro 欢乐向

因为很欢乐 所以ooc是肯定有的
cp利格微尼吉 学校设定
年龄全操作 基本年龄全是瞎搞
管他初中高中 题材大部分来自现实
要是他们只是这样该多好

草长莺飞,温暖的风吹进校园。春天来了。
是啊,春♂天♂来♂了。
萝塔刚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被自家哥哥送进班里。
吉恩向自己所在的高年级走去。
看了看自己班向来最早到的格罗苏拉,他如往常一样坐了下来。
新的一天开始了。

近来,由于体育考试的临近,吉恩所在年级的体育训练也越来越频繁。比如,大课间的一千米测试。
正因如此,利利乌姆有点小烦恼,他们班永远不会和格罗苏拉的班分到一起。
一班的小矮子利利乌姆暗恋七班女神格罗苏拉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。基本整个级部都了然于胸,然而只有迟钝的格罗苏拉毫无察觉。
在铃声响起的时候,利利乌姆又偷跑去看七班跑步了。
“利利乌姆同学呢?”
来课间占课的斯佩德老师如是问道。
“老师,他肚子不舒服,去厕所了。”
派因大声地回了一句。
全班皆知啊,只是去看人家格罗苏拉了。
派因望了望窗外,这是每周一次的事。
利利,你又欠我人情了。

利利乌姆正坐在操场外沿等着一千米开始。
格罗苏拉正往这边跑着。他跑的真的不是很快,可总是很努力。
利利乌姆想到这,嘴角不受抑制地勾了勾。
格罗苏拉的长发飘动着,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。一阵风吹过,头发糊到了脸上。
精疲力尽的他用手扯着发丝,结果被汗水粘着满脸的发丝更乱了。
崩溃的他,永远注意不到背后那个视线。

由于利利乌姆的暗恋情节和格罗苏拉的无比迟钝,一班和七班的同学们十分焦急。
七班的体育课时间。
体育老师尼诺有些头疼似的揉了揉头发。
“同学们,从今天开始,我们跑步要喊号了。”
“至于喊什么,你们随意。”
七班同学交换了一下眼神,全部一副计划通的表情。
他们要为班花助攻了。
跑到接近一班教室的位置,全班扯开了嗓子。
“利,利,乌,姆!利利乌姆!!”
还带着一二三四的调子。
那是号称全校最虚的七班声音最响的一次,响彻云霄。
格罗苏拉一个踉跄,摔在跑道上。
课间七班浩浩荡荡地上了楼。
很快一班的同学都跑出来,和他们击掌。
一班的体委莫芙冲众人笑了笑。
“下节我们体育课,你们等着吧。”

七班同学回了班,不顾冷风把所有的窗子打开了。
生物老师的帕斯蒂斯缩了缩脖子,只好穿上了他的皮草。
果不其然,生物课上到一半,底下传来了由莫芙率领的,中气十足的喊声。
“格,罗,苏,拉!格罗苏拉!!”
七班都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。格罗苏拉把头深深地埋进书里,耳朵红透了。
同学们见状,突然发现班花也不是那么迟钝啊。
帕斯蒂斯看着这些孩子们,摸着下巴笑了笑。
哎呀哎呀,真是,公开处刑呢。

自从助攻事件过去以后,利利乌姆似乎主动了许多,格罗苏拉似乎也有了点自觉。
中午利利乌姆总是翻墙出去买个鸡肉卷,又跑过来送给格罗苏拉。
吃着学校的破饭又吃狗粮的同学们,不禁感叹。
爱情真好啊。
大概吃着妹妹的爱心午餐的吉恩和吃着每天不重样美食的格罗苏拉,是最大的人生赢家了吧。
当然每次利利乌姆来送饭的时候,七班的同学们都会拼命把他留下。
又拖又拽地把已经出去的利利乌姆搞回来,基本是抬到格罗苏拉的面前。
格罗苏拉也总是默认了坐在他旁边吃饭的利利乌姆。

那节体育课,七班在操场上劈竖叉。
整个操场弥漫着男生的哀嚎。
但在痛苦之余,大家很快发现了捂着腰和屁股冒冷汗的格罗苏拉。
哲学的笑容浮现在每个人脸上。
动作很快啊,利利乌姆同学。
尼诺叼着哨子走了过来。
“格罗苏拉同学,你可以起来了,去旁边坐着吧。”
格罗苏拉有些窘迫地抬起头。
“尼诺老师,我...”
“没事,我知道。”
尼诺看了看旁边一样捂着腰的吉恩,叹了口气。
“吉恩,你也起来。”
看着两个人站起身来,尼诺拍了拍格罗苏拉的肩膀。
“年轻人,节制一点啊。”
接着他扔下一脸懵逼的格罗苏拉,揽过吉恩就走。
不远处同学们还能听到吉恩略带抱怨的声音。
“你这个不年轻的也节制一点。”
班里的嘿嘿笑声此起彼伏。
他们去哪了呢。
——不用解释的,体育器材室小黑屋。

在学校里权力较大的老师,帕斯蒂斯,尼诺,斯佩德几位都已经默认的情况下,格罗苏拉和利利乌姆的事情似乎没有任何阻碍。甚至是只有助攻。
所以在七班跑一千米之前,总能看到利利乌姆拿着梳子帮格罗苏拉把头发盘起来,格罗苏拉低头看着考纲,利利乌姆专心地捋着顺滑的长发。
真和谐啊。七班和一班的同学们不约而同地露出笑容。
而格罗苏拉顶着丸子头跑步似乎轻快了许多。
在一班的一千米赛道上,也能看到在一旁安静地坐着的格罗苏拉。
在别人都跑得狗喘的时候,利利乌姆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坐着的人。
他瞬间加速,一高蹿过第一名的人,以旋风小陀螺的速度过了终点。
气喘吁吁的同学们目瞪狗呆。
爱情真好啊。

生物实验考试将近,哀嚎着的人们奔向了实验练习的分组表。
当看到七班和一班一组的时候,全班由死气沉沉瞬间变得敲锣打鼓。
肯定是帕斯蒂斯老师做的好事呢。
同学们在心里给这个整天穿貂的金毛叔点了个赞。
老师,稳。
帕斯蒂斯在办公室打了个打喷嚏。
看来天冷了,要买件新皮草了。
他搓了搓鼻子。

实验训练开始了。
“来同学们,我们看口腔上皮实验...嗯,你们看到实验台上的牙签了吧。对...把它伸到嘴里,把口腔上皮刮下来...就刮一点。”
“这次我就不演示了,有点不雅。”
大家纷纷拿起牙签。
利利乌姆一直注意着旁边的格罗苏拉。
而格罗苏拉正微微张开嘴,准备伸牙签。
啊,毫无防备啊。
利利乌姆的身体先一步行动了。
他一步跨过去,拿开格罗苏拉的手,对着那微张的嘴唇凑了进去。
“...——?”
格罗苏拉一脸懵逼,连嘴都没有来得及闭上。
同学们也一脸懵逼。猝不及防的狗粮——
冷冷地拍在脸上啊。
然而当事人利利乌姆却十分冷静,把牙签还给格罗苏拉以后走回了自己的试验台。
帕斯蒂斯咳嗽了一声。
“嗯...还好这边是我,你们在别的实验室可不能这样啊。”
“了解~”
利利乌姆狡黠地笑了笑,还wink了一下。
此时格罗苏拉正蹲在废物缸面前思考人生。
或许在思考自己要不要钻进去。
我已经是个废人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25)